稚雀(完结)【源氏x天使医患组】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ued体育-ued官网-uedbet官网网址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29 14:00:02    浏览量:24

  于是擅自设定让天使一开始想要把源弄死在手术台上,源一方面恨着把自己变成机械的医生,一方面雏鸟心理想要接近她,天使因愧疚产生的感情,两个人都带点病的感情最后干脆执迷不悟,如同将死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。

  作死的选了这个感情基调就导致心理描写一堆一堆,想不ooc简直要了半条命,最后字数比预计翻了一倍,成了我最长的一篇同人。能够跟着我看完这些唠唠叨叨的小天使们真的谢谢你们。

  岛田家终于分崩离析,除了在本国的势力依旧根深蒂固,守望先锋难以将手探得那么远,在海外的岛田势力几乎消失殆尽。

  他看着一些熟悉的脸带着扭曲的表情无法瞑目,曾经看着他长大的元老,在那晚站到他的对立面,随手抹掉旧情毫不犹豫,那么他也不必留情,在每一个旧面孔倒下的瞬间他都升腾起巨大的愉悦,但很快便荡然无存,于是他又快速锁定下一个目标,甘美的胜利来得快得令人咋舌。

  复仇终焉,却像一股力从胸腔被抽走,再无法支撑他前行。暂时被狂躁的报复欲和成功的愉悦掩盖的感情,像水底的泡泡迅速浮上来。

  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安吉拉了,压抑数月的欲望如同野草肆意生长,不顾时值深夜,他还是出现在诊疗室内,或许他要等上好几个钟点了。

  也许上天眷顾,他甫一进入,灯就被打开,思慕已久的金发女子迅速进入他的视野。拜良好的视觉所赐,他看到女子疲惫的蓝色眼睛见到他一刹那迸发出的惊喜,让空洞的心稍稍激起一些暖意。 他的思人心切,身上有些来不及处理的小故障,安吉拉像以前无数次一样取出工具,维护的时候,表情像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。可这次,她的话明显太多了,唠唠叨叨地说一些要点,他却甘之如饴不想打断她。现在想来,她那时就已经知道他要离去的打算。

  源氏有些庆幸博士不曾问他为何那日半途而止,想到她有可能是并不在意,失落感就铺天盖地般袭来。那晚安吉拉驯服地贴在他身上,并没有什么抗拒之意,但他能明确地感到她被金属外表冻得不住地瑟缩。这如同一盆冷水,彻底浇熄了他的欲火。

  他帮助守望先锋重创了岛田家,作为对半藏的报复,也作为对守望先锋的报答,欠债已清,然后他离开了。

  一切结束之后源氏开始质疑自己的存在,对此他周游世界来寻找答案,可即便是在努巴尼这个对智械接受度极高的城市,甚至有人类会寻找智械作为伴侣,他依旧找不到归属感。

  每到一个新地方他就会给安吉拉寄封信,间隔在几周到几个月不等,信里也不留一个字,他小小的私心是不想医生忘记他。安吉拉就是这样的人,即便内心一团乱麻,表面上她也可以依旧很好地过下去。

  他的旅途在尼泊尔终止,立于雪山之巅,漫山皑皑白雪,苍凉一如他现在的内心。低头,足下是万丈高尺,稍一动脚,冰雪便扑簌簌翻滚跌落,他甚至起了跳下去也不错的想法。

  这副机械的身体带来的好处这时候倒是体现出来了,任凭山风凌冽入骨,他也丝毫不觉寒冷。再待下去也毫无意义,便打算顺原路返回,不远处一棵枯树下,有些微的光芒传来。忍不住好奇走近去,竟是一名智械在树下冥想,八颗佛珠样的小球围绕在它身边静静地发着光。源氏稍微靠近前去,智械突然出了声:“年轻人,你很迷茫。”源氏有些恼怒,被这样一个智械擅自揣测心理并不令人高兴。他没有作答,快步沿着来时路回去了。

  第二天智械还在那里,第三天也同样,在第三次智械与他搭话时,源氏终于忍无可忍地扔出三枚手里剑,被智械轻巧地躲过,意外之下又恼怒非常,他低吼一声拔刀就攻上去,依旧被智械一一化解。

  “远离人群且焦躁易怒,你还未找到方向。”智械平静地说。被点中心事的源氏有些颓然,“我或许可以帮忙。” 智械慷慨地提出帮助。

  看它有什么本事吧,抱着这个想法,源氏跟着智械回到了山下的禅院,然后他得知了智械的名字。

  寺院的领袖是个叫做孟达塔的机械僧侣,它热情地为源氏安排在寺院住下,禅雅塔——那名山上的智械,表示随时愿意为他提供帮助。

  出乎他意料地,这些智械僧侣在当地及受欢迎,甚至每日来到寺院寻求解惑、内心平静的人类也不在少数。比起孟达塔的循循善诱,巡游各地的演讲,禅雅塔似乎更愿意把时间花费在冥想上,抽空它也会到人群中去,它甚至愿意把那些珠子当做玩具逗乐哭泣的孩子。

  一开始的冥想,源氏是完全静不下心的,只消闭上眼,被神龙之力撕裂身体的痛苦,复仇之后的巨大空虚便纷涌而来。

  “你有东西还未放下。” 禅雅塔所指为何他不明白,但比起冥想他更愿意融入人群里去,当地人的微笑能够让他感到真实。

  他也曾经问过禅雅塔:“上师,我究竟是人类还是智械?”“是,也不是。”僧侣的回答非常玄妙。然后他突然想起安吉拉对他说过的话:“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智械看待。”抚上左胸口,心脏还在护甲下有力地跳动,是或不是,一切皆由心。

  之后冥想时的思绪果然平静很多,他陪同玩耍的孩子们纯真的笑脸,让他更愿意回想起少年时的情景而非那些痛苦的记忆。他的第一件武器,第一份礼物,第一杯偷饮入喉的酒。他与半藏终究是兄弟。

  在惊闻岛田家主失踪的消息时,他按耐不住还是回了家乡,旧时常去的游戏机厅,年少轻狂时光顾的艺伎馆,灰蒙蒙地不如记忆里的鲜亮。岛田旧宅几乎荒芜得让人心疼,他想半藏大约也并不是太在意家族的生意,不然为何这样匆匆逃走。

  随后他没有执着于寻找半藏,回到了寺院。在尼泊尔的日子祥和而宁静,他几乎觉得以前的源氏在回归。安吉拉的名字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在他脑海,但守望先锋解散的消息一出,关于安吉拉齐格勒的回忆鲜活明亮,仿佛昨日重现,源氏从未忘记过。这一次他压抑着前往瑞士的欲望,继续着在禅院的日子,时不时仍旧会有关于安吉拉的消息频见于公众视野,离开了守望先锋,她也依旧是天使。

  在尼泊尔世外桃源一般的日子在孟达塔被暗杀后戛然而止,温斯顿似乎在旧资料里找到了他的地址,那是他最后一次给安吉拉寄信的地方。对方不抱任何希望的向香巴里僧院发出了召集令,源氏简单收拾了下,向僧侣辞行:“上师,我已经放下。”禅雅塔的表情无悲无喜,开口道:“你或许放下了对家族的仇恨,对自己身份的芥蒂,但你仍然有东西没有放下。” 源氏对它恭敬行礼后转身微笑:“那就放不下吧。”

  这次他在旧宅见到了兄长,半藏毫不留情地一箭射死了机械守卫,这样对待智械的态度让他很为难,但还是忍不住在兄长面前暴露了身份。半藏不敢置信的表情让他有些偷笑,他的哥哥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一事实,源氏留下邀请的话语后消失。

  他尽快地赶往守望先锋,安吉拉一定会回来,这一点他十分确信。禅雅塔所说的放不下他亦清楚,可他想起邻国有句老话,“不疯魔不成活”,如果有安吉拉陪着,那么疯得病入膏肓也罢。

 
Copyright © 2018 版权所有 ued体育-ued官网-uedbet官网网址 技术支持